个人中心登录
中西医助理医师 考试相关

【最新发布】中国老年高血压共识

发布时间:2017-11-26  

摘要:与中青年患者相比,相似程度的血压升高,老年人发生心脑血管事件的危险显著升高。因此,老年高血压的诊治存在特殊性。近日,由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制定的《老年高血压的诊断与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7版)》正式发表。

中西医助理医师开课信息
课程介绍 操作
技能班298元,

在线直播互动学习,节约时间,全力保证通过

试听 购买
精品班1980元,

报名资格审核不过,第二年免费重学;当年不过,次年免费重修

 

试听 购买

 导 读  

 

与中青年患者相比,相似程度的血压升高,老年人发生心脑血管事件的危险显著升高。因此,老年高血压的诊治存在特殊性。近日,由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制定的《老年高血压的诊断与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7版)》正式发表。

 

共识中强调,老年人高血压的发病机制、临床表现等具有特殊性,应重视群体特征和治疗措施的个体化。以下为共识的要点:

 

 
 
 

老年高血压的定义及测量

 

年龄≥60岁、血压持续或3次以上非同日坐位收缩压≥140 mmHg和/或舒张压≥90 mmHg。若收缩压≥140 mmHg,舒张压<90 mmHg,定义为单纯收缩期高血压(ISH)。

 

不同测量方法的血压正常值:诊室血压<140/90 mmHg,家庭自测血压<135/85 mmHg, 24h平均动态血压<130/80 mmHg,24 h动态血压清醒时平均血压<135/85 mmHg。

 

 

 
 
 

老年高血压的临床特点

 

1.收缩压增高为主

 

老年人收缩压随增龄升高,舒张压在60岁后呈降低趋势。

 

2.脉压增大

 

脉压增大是老年高血压的特点,定义为脉压>40 mmHg,老年人的脉压可达50~100 mmHg。

 

3.血压波动大

 

随着年龄增长,老年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易随情绪、季节和体位的变化明显波动,清晨高血压多见。老年人血压波动增加了降压治疗的难度,需谨慎选择降压药物。

 

此外,老年高血压患者常伴有冠状动脉、肾动脉、颈动脉及颅内动脉病变等,血压急剧波动时,心脑血管事件及靶器官损害可显著增加。

 

4.体位性低血压

 

体位性低血压是指从卧位改变为直立体位(或至少60°的直立倾斜试验) 3 min内,收缩压下降≥20 mmHg或舒张压下降≥10 mmHg,同时伴有头晕或晕厥等脑循环灌注不足的症状。

 

老年患者容易发生体位性低血压。当高血压伴有糖尿病、低血容量,或使用利尿剂、扩血管药物及精神类药物时更容易发生体位性低血压。因此,诊治过程中需要注意测量卧、立位血压。

 

5.餐后低血压

 

定义为进餐后2 h内收缩压下降≥20 mmHg或餐前收缩压≥100 mmHg、餐后收缩压<90 mmHg,并于进餐后出现头晕、晕厥、心绞痛等低血压相关症状。

 

6.血压昼夜节律异常

 

老年高血压患者常伴有血压昼夜节律的异常,表现为夜间血压下降幅度<10%(非杓型)或>20%(超杓型),甚至夜间血压反较白天升高(反杓型),血压昼夜节律异常更易发生心、脑、肾等靶器官损害。

 

老年高血压患者非杓型血压发生率可达60%以上。与年轻患者相比,血压的昼夜节律异常与老年人靶器官损害关系更为密切。

 

7.诊室高血压

 

又称白大衣高血压,指患者就诊时由医生或护士在诊室内所测血压收缩压≥140 mmHg,或舒张压≥90 mmHg,而在家中自测血压或动态血压监测不高的现象。老年人诊室高血压常见,易导致过度降压治疗。

 

对于诊室血压增高者应加强血压监测,鼓励患者家庭自测血压,必要时行动态血压监测评估是否存在诊室高血压。诊室高血压患者常伴有代谢异常,心脑血管风险增加。

 

8.多种疾病并存,并发症多

 

老年高血压常伴ASCVD及心脑血管疾病的其他危险因素,部分患者多种疾病并存。部分老年人高血压及伴随疾病的临床表现不典型,容易漏诊,应进行综合评估并制定合理的治疗措施。

 

老年患者脑血管病常见,应注意筛查和评估。若患者存在≥70%的双侧颈动脉狭窄或存在严重颅内动脉狭窄,过度降压或血压波动可增加缺血性卒中的危险。

 

9.容易漏诊、误诊的高血压

 

(1)继发性高血压:老年人继发性高血压较常见,如肾血管性高血压、肾性高血压、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及嗜铬细胞瘤等。老年人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可导致高血压或使高血压加重,表现为夜间睡眠或晨起血压升高,血压昼夜节律改变。

 

(2)隐匿性高血压:诊室血压<140/90 mmHg,家庭自测血压收缩压≥135 mmHg和(或)舒张压≥85 mmHg;动态血压监测日间收缩压≥135 mmHg和(或)舒张压≥85 mmHg。隐匿性高血压患者靶器官损害风险增加。

 

(3)假性高血压:是指袖带法所测血压值高于动脉内测压值的现象,收缩压增高≥10 mmHg或舒张压增高≥15 mmHg,多见于严重动脉硬化老年患者。

 

 

 
 
 

降压治疗目标及诊治流程

 

≥65岁老年人推荐血压控制目标<150/90 mmHg,若能够耐受可降低至140/90 mmHg以下。对于收缩压140~149 mmHg的老年患者,可考虑使用降压药物治疗,在治疗过程中需监测血压变化以及有无心、脑、肾灌注不足的临床表现。

 

对于高血压合并心、脑、肾等靶器官损害的老年患者,建议采取个体化、分级达标的治疗策略:首先将血压降低至<150/90 mmHg,耐受良好者可降低至<140/90 mmHg。对于年龄<80岁且一般状况好、能耐受降压的老年患者,可降至<130/80 mmHg;≥80岁的患者,建议降至<150/90 mmHg,如能耐受降压治疗,可降至<140/90 mmHg。

 

对于有症状的颈动脉狭窄患者,降压治疗应慎重,不应过快过度降低血压,如能耐受可降至<140/90 mmHg。过度降压不利于各重要脏器的血流灌注,增加了老年人晕厥、跌倒、骨折和死亡的风险。

 

老年患者降压治疗应强调收缩压达标,强调在患者能耐受的前提下逐步降压达标,避免过快、过度降低血压。对于伴有缺血性心脏病的老年高血压患者,在强调收缩压达标的同时应关注舒张压,舒张压低于60 mmHg时应在密切监测下逐步达到收缩压目标。

 

老年高血压患者常同时合并多种疾病,存在多种心脑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和/或靶器官损害,多数患者需联合使用两种或以上降压药才能达到降压目标。应根据患者的个体特征、并存的临床疾病及合并用药情况合理选择降压药物,同时评估并干预心脑血管病危险因素。

 

降压药应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剂量或种类,逐步使血压达标,避免降压速度过快并密切观察有无降压治疗相关的脑供血不全及心肌缺血的症状及药物不良反应,避免体位性低血压或过度降压带来的伤害。

 

图1 老年高血压的诊治流程

 

要点:诊治策略
 

•  小剂量开始,平稳降压

•  慎重选药,严密观察

•  多药联合,逐步达标

•  因人而异,个体化治疗

•  监测立位血压,避免低血压

•  重视家庭自测血压及24 h血压监测

 

 

 
 
 

降压药物治疗

 

治疗老年高血压的理想降压药物应符合以下条件:(1)平稳、有效降压;(2)安全性好,不良反应少;(3)服用简便,依从性好。

 

1.常用降压药物

 

临床常用的钙通道阻滞剂(CCB)、利尿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及β受体阻滞剂,均可用于老年高血压的初始治疗。应根据患者是否存在靶器官损害、并存疾病、心脑血管病的危险因素等个体状况选择降压药物。

 

(1)CCB:长效二氢吡啶类CCB降压疗效好,适用于低肾素或低交感活性的患者,无绝对禁忌证,不良反应少。非二氢吡啶类CCB维拉帕米、地尔硫卓慎用于心功能不全、心脏房室传导异常及病态窦房结综合征患者,硝苯地平慎用于心动过速、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及心功能不全患者。

 

(2)利尿剂:推荐用于老年高血压患者的初始及联合降压治疗,尤其适用于合并心力衰竭、水肿的老年高血压患者。

 

常用小剂量噻嗪类利尿剂(如氢氯噻嗪6.25~12.5 mg/d、吲达帕胺1.25~2.5 mg/d)。eGFR<30 ml•min-1•1.73 m-2时,应使用襻利尿剂如托拉塞米或呋塞米等。

 

保钾利尿剂螺内酯、依普利酮、阿米洛利等可用于继发性或顽固性高血压的治疗,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个体化选择。应用时需监测肾功能及血钾变化,血钾>5.5 mmol/L时禁用,慢性肾脏病4期(eGFR<30 ml•min-1•1.73 m-2)患者慎用保钾利尿剂。

 

(3) ACEI或ARB:推荐用于糖尿病、慢性肾脏疾病或蛋白尿的老年高血压患者。使用时需排除双侧重度肾动脉狭窄、监测血钾及血肌酐、eGFR水平,血钾>5.5 mmol/L时禁用。慢性肾脏病4期(eGFR<30 ml•min-1•1.73 m-2)患者慎用ACEI或ARB。

 

推荐ACEI用于伴有冠心病、心功能不全的老年高血压患者,不能耐受者使用ARB。

 

(4) β受体阻滞剂:抑制交感神经活性、心肌收缩力和减慢心率。如无禁忌证,推荐用于合并冠心病、慢性心功能不全、快速心律失常、血压波动大伴交感神经活性高的老年高血压患者。

 

需从小剂量起始,根据血压及心率调整剂量。禁用于病态窦房结综合征、Ⅱ度及Ⅱ度以上房室传导阻滞、支气管哮喘的患者。老年人常存在窦性心动过缓、窦房结功能异常,应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使用。

 

(5) α受体阻滞剂:伴有前列腺增生症状的老年高血压患者可使用α-受体阻滞剂。应从小剂量开始、睡前服用,根据患者的疗效逐渐调整剂量。应监测立位血压,以便及时发现体位性低血压。

 

2.降压药物联合治疗

 

当单药常规剂量不能达到降压目标时,应联合使用降压药物治疗。老年高血压患者常需服用2种或以上的降压药物使血压达标。

 

可根据老年个体特点选择不同作用机制的降压药物,可协同增效、减少不良反应。确定联合治疗方案时应考虑到患者的基线血压水平、并存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以及靶器官损害情况。固定复方制剂有助于提高患者服药依从性。

 

 
 
 

特殊情况的降压治疗

 

老年高血压患者常并发冠心病、心功能不全、脑血管病、慢性肾脏病、糖尿病等,应根据个体特点选择降压治疗方案(表1)。

 

表1 老年高血压合并疾病的降压治疗

 

 
 
 

高龄及虚弱老年患者的治疗

 

1.高龄老年人

 

80岁或以上老年人定义为高龄老年人。高龄老年人群,如果健康状态良好,建议将血压控制在150/90 mmHg以内,如果患者能够耐受,可降至<140/90 mmHg。

 

由于高龄患者常合并多种疾病并联合使用多种药物,临床表现复杂,容易发生药物不良反应。在强调降压达标的同时,需要注意伴随疾病的影响并加强靶器官的保护,避免过度降低血压。

 

高龄患者选择降压药物应更谨慎,从小剂量开始,尽量避免血压降低速度过快和大幅度血压波动,警惕体位性低血压与餐后低血压,根据患者对降压药的反应调整剂量或种类。

 

在患者能耐受降压治疗的前提下,逐渐使血压达标。若治疗过程中出现头晕、心绞痛等心、脑血管灌注不足症状时应减少降压药物剂量并寻找可能的诱因。

 

2.虚弱老年人

 

老年人虚弱的定义尚不统一,一般是指具备以下3项或以上临床特征:(1)一年内不明原因体重减轻≥5 kg;(2)自觉疲乏无力;(3)握力降低;(4)行走速度慢;(5)体力活动下降。

 

老年人在启动降压治疗前,应评估衰弱状态后确定个体化治疗方案。对于虚弱的老年人,应根据综合评估结果确定降压治疗方案,部分患者需维持较高的血压以保证组织器官的灌注,应避免血压过低和血压波动过大。

考试提醒
今年考试时间:8月26日-27日

考试报名2月4日至22日进行报名

技能准考证技能考前20天开始打印

技能考试6月17-23日

技能成绩7月15日后开始查分

笔试准考证一般考试前20天开始打印

笔试8月26-27日

证书注册拿到成绩单和资格证后可注册

星题库
中医理论体系的主要特点
病因和发病、病机
相关推荐
高血压 老年精神病学 顽固性高血压 妊娠期高血压 门诊高血压 伴高血压 老年妇女乳房增大 老年神经精神病学 老年眼科疾病 最新法定传染病分类







在线咨询

医师 咨询

药师 咨询

护理 咨询

主治 咨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
400-966-2080





星恒教育订阅号

星恒教育服务号

TOP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