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登录
护士资格 考试相关

这些药物,不能与奥美拉唑联用!

发布时间:2017-08-25  
护士资格开课信息
课程介绍 操作
精品班980元,

报名资格审核不过,第二年免费重学

 

试听 购买
无忧班3380元,

签订无忧班协议,承诺护士执业考试不通过,按协议返还3400元

 

试听 购买

这些药与奥美拉唑的联用,要谨慎!

01:氟伐他汀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氟伐他汀是CYP2C9底物也是其抑制剂,理论上与NSAIDs和奥美拉唑存在底物水平竞争CYP2C9代谢。体内研究显示,奥美拉唑能够使氟伐他汀的Cmax升高50%,AUC增加33%,提示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氟伐他汀与奥美拉唑存在底物水平的竞争CYP2C9代谢。

证据级别:R+E

02:氟伏沙明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根据需要可以合用(C)。

临床证据:Yasui-Furukori等[1]通过一个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交叉试验,考察了氟伏沙明对奥美拉唑代谢的影响。

18例受试者(6例为CYP2C19的EM2型,6例为EM1型,6例为PM型)服用氟伏沙明50 mg/d或安慰剂共6天,第6天给予单剂量奥美拉唑40mg。结果发现,CYP2C19基因型为EM2、EM1和PM的受试者奥美拉唑的Cmax(ng/mL)、AUC0-infinity(ng·h ml-1)和t1/2(h)分别为900,1481和0.6;1648,4225和1.1;2991,11537和2.8(P<0.01),合用氟伏沙明使EM2和EM1型受试者的奥美拉唑Cmax分别升高3.7倍和2.0倍,AUC0-infinity分别增加6.2倍和2.5倍,t1/2分别延长2.6倍和1.4倍,但氟伏沙明对PM型没有影响。

提示氟伏沙明对活性强的CYP2C19基因型的影响更大。考虑到CYP2C19基因多态性对奥美拉唑AUC的影响与氟伏沙明对奥美拉唑AUC的影响相当,氟伏沙明和奥美拉唑的相互作用程度不具有临床意义。

作用机制:氟伏沙明通过抑制CYP2C19显著减慢奥美拉唑的代谢。

证据级别:R

03:吗氯贝胺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Yu等[1]设计了一个8例CYP2C19正常代谢型和8例慢代谢型受试者参与的随机单盲安慰剂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CYP2C19底物和抑制剂)对吗氯贝胺药动学的影响。结果发现,在正常代谢型的受试者,即使是单剂量的奥美拉唑40mg也可显著抑制了吗氯贝胺300mg的代谢。而慢代谢型受试者,两者合用没有显著的药动学变化。

Cho等[2]通过8例CYP2C19正常代谢型和8例慢代谢型受试者参与的随机对照研究,考察了奥美拉唑40mg合用单剂量吗氯贝胺300mg对奥美拉唑药动学的影响。结果发现,在正常代谢型受试者,吗氯贝胺使奥美拉唑的AUC由1834增至3760 ng·h/ mL,而Cmax由987升至1649 ng/mL,使奥美拉唑的砜代谢物AUC增加,而没有改变奥美拉唑原型与砜代谢物的AUC比值,但使奥美拉唑原型与5-羟基代谢物的AUC比值由2.5升至5.3。

在慢代谢型受试者,吗氯贝胺使5-羟基奥美拉唑的Cmax显著降低,AUC显著减少,但对奥美拉唑及其砜代谢物没有明显影响。两个试验的提示,吗氯贝胺和奥美拉唑之间存在底物水平的竞争,特别是在正常代谢型受试者,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吗氯贝胺是CYP2C19底物,与奥美拉唑存在底物水平的竞争性抑制。

证据级别:2R

04:卡马西平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Dixit等[1]通过健康男性受试者参与的一个随机对照试验证实,奥美拉唑多剂量给药能使缓释卡马西平的Cmax升高,AUC0-infinity增加,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奥美拉唑通过酶抑制作用减慢了卡马西平的代谢。

证据级别:R

05:茶碱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根据需要可以合用(C)。

临床证据:Dilger等[1]通过20例健康受试者(CYP2C19快代谢型)参与的一个随机双盲安慰剂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40mg/d第1-10天)或安慰剂对茶碱(350mg bid第8-10天)药动学的影响。结果发现, 奥美拉唑对茶碱的药动学过程没有影响,提示临床可以合用而无需调整剂量。

作用机制:无相互作用

证据级别:R

06:枸橼酸铋钾与奥美拉唑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Treiber等[1]通过6例健康受试者参与的一个随机安慰剂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对铋剂药动学的影响。

受试者服用奥美拉唑40mg/d或安慰剂共1周,然后给予单剂量的胶体次枸橼酸铋240 mg。结果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奥美拉唑使铋的AUC从(46±33)增加到(172±158)μg·h/L。

提示奥美拉唑可能通过升高胃内pH增加了铋的吸收,临床应该谨慎合用,注意可能出现的铋中毒危险。Spénard等[2]通过35例健康受试者参与的一个随机二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对“三合一”胶囊(柠檬酸二钾铋140mg+甲硝唑125 mg +盐酸四环素125mg)中铋的生物利用度的影响。受试者服用三合一胶囊3粒qid共6天,或同时合用奥美拉唑20mg bid共6天。结果发现,“三合一”胶囊单用时血浆铋的平均Cmin和 Cmax分别为1195 pg/mL和8061 pg/mL,而合用奥美拉唑时为2882 pg/mL和25493 pg/mL,奥美拉唑使铋的AUC0-24增加近2.9倍。

两组不良反应轻微。结果提示奥美拉唑能增加铋的吸收,但是相对于中毒浓度50 μg/L来说,不足以引起中毒。尽管如此,临床仍然要警惕奥美拉唑促进铋的吸收可能带来的危害,要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奥美拉唑可能通过升高胃内pH增加了铋的吸收

证据级别:2R

07:奥美拉唑与氯吡格雷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此前有研究发现,以VASP为指标,氯吡格雷的抗血小板活性能被PPI所弱化。

Gilard等[1]通过124例冠心病PCI术后接受阿司匹林(75mg/d)和氯吡格雷(75mg/d)治疗的患者,参与的应该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对氯吡格雷疗效的影响。受试者随机接受奥美拉唑20mg/d或安慰剂共7天。在第1和第7天测定氯吡格雷的抗血小板活性[以血管扩张刺激磷蛋白(vasodilator-stimulated phosphoprotein,VASP)的磷酸化程度作为血小板反应指数:PRI]。结果发现,第1天安慰剂和奥美拉唑组的平均PRI分别为83.2% 和83.9%,第7天的PRI分别为39.8% 和51.4%。提示奥美拉唑能显著抑制氯吡格雷的抗血小板活性(以VASP磷酸化测定为指标),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不详

证据级别:R

08:奥美拉唑与华法林

临床建议:临床根据需要可以合用,但合用之初需要监测INR值(C)。

临床证据:此前的报道显示奥美拉唑是CYP2C19抑制剂,而R-华法林主要通过CYP1A2、CYP2C19和CYP3A4代谢。

Uno等[1]通过17例受试者(10例为纯合子快代谢型,7例为慢代谢型)参与的应该随机交叉试验,考察了奥美拉唑对华法林不同构型药动学的影响。受试者服用奥美拉唑20mg/d或安慰剂共11天,在第7天合用单剂量华法林10mg,然后测定血清中华法林不同构型和INR值。结果发现,安慰剂组中慢代谢型受试者的R-华法林的AUC0-infinity、t1/2分别为42938 ng·h/mL和48.8h,而快代谢型受试者R-华法林的AUC0-infinity、t1/2分别分别为34613 ng·h/mL和40.8 h。

合用奥美拉唑使快代谢型受试者R-华法林的AUC0-infinity增加到41387 ng·h/mL,t1/2延长到46.4 h,与慢代谢型受试者的参数相似。而S-华法林(主要经CYP2C9代谢)的药动学参数在两种代谢型之间没有差异(慢代谢型和快代谢型的AUC0-infinity分别为15851和16968 ng·h/mL;t1/2分别为22.7和25.4 h,合用奥美拉唑组中慢和快代谢型的S-华法林AUC0-infinity分别为14756和18166 ng·h/mL;t1/2分别为27.0和25.4 h。结果提示,R-华法林受CYP2C19影响明显,奥美拉唑对R-华法林药动学的影响显著,但影响程度与人群个体差异(快慢代谢型)相当,推测奥美拉唑与R-华法林的相互作用程度没有临床意义,但如果已知是CYP2C19快代谢型的患者仍然要谨慎合用,密切检测INR值。

作用机制:不详

证据级别:R

09:奥美拉唑与地高辛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奥美拉唑主要经CYP2C19代谢,仅有少量经CYP3A4代谢。Kiley等[1]报道了1例奥美拉唑和地高辛合用导致地高辛中毒的病例,可能是奥美拉唑增加了地高辛的吸收程度,抑制P-gp的外排作用,并轻度抑制其经CYP3A4代谢过程。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不详

证据级别:C

10:奥美拉唑与银杏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此前研究发现银杏对CYP2C19有明显的诱导作用。Yin等[1]通过18例中国健康受试者参与的一个随机对照试验,考察了银杏对奥美拉唑(CYP2C19底物)药动学的影响。

受试者服用单剂量的奥美拉唑40mg,或在应用银杏制剂140mg bid共12天后,合用单剂量奥美拉唑。结果发现,与基线水平相比,合用银杏使奥美拉唑及其砜代谢物的血浆浓度显著降低,而代谢物5-羟奥美拉唑的浓度显著升高,CYP2C19快代谢型或慢代谢型受试者的奥美拉唑与5-羟奥美拉唑的AUC比值都显著降低,其中慢代谢型受试者比值的降低程度要高于快代谢型受试者。提示银杏制剂能诱导奥美拉唑的羟基化代谢而降低奥美拉唑的浓度,提高其代谢物5-羟奥美拉唑血药浓度,临床应该谨慎合用。

作用机制:推测银杏制剂能诱导CYP2C19而加快奥美拉唑的羟基化代谢。

证据级别:R

11:奥美拉唑与克拉霉素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谨慎合用(P)。

临床证据:奥美拉唑和克拉霉素都通过CYP2C19和CYP3A4代谢。Furuta等[1]通过21例健康受试者(6例CYP2C19纯合子快代谢型,11例杂合子快代谢型,4例慢代谢型)参与的一个随机对照试验,考察了克拉霉素对奥美拉唑代谢的影响。

受试者服用克拉霉素400mg bid或安慰剂共3天后,然后合用单剂量奥美拉唑20mg。结果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克拉霉素使纯合子快代谢型、杂合子快代谢型和慢代谢型受试者的奥美拉唑AUC分别从383.9增加至813.1 ng·h/mL、从1001.9增至2110.4 ng·h/mL、从5589.7增至13098.6 ng·h/mL。提示克拉霉素能抑制奥美拉唑的代谢而升高其血药浓度,临床合用时应该谨慎。

Calabresi等[2]通过18例男性健康受试者(CYP2C19快代谢型)参与的一个随机双盲安慰剂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克拉霉素与奥美拉唑合用对彼此药动学的影响。受试者服用奥美拉唑20mg bid+克拉霉素500mg bid共7天。结果发现,与单用奥美拉唑相比,合用克拉霉素使奥美拉唑的AUC增加近2倍,5-羟奥美拉唑的AUC减少42%;奥美拉唑不影响克拉霉素的药动学参数。提示临床应该谨慎合用克拉霉素和奥美拉唑。

作用机制:克拉霉素能抑制奥美拉唑的代谢而升高其血药浓度。

证据级别:2R

12:奥美拉唑与氟康唑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避免合用(A)。

临床证据:Kang等[1]通过18例男性健康受试者参与的一个随机交叉对照试验,考察了氟康唑(100mg/d共4天)对单剂量奥美拉唑(20mg)药动学的影响。结果发现,与单用相比,合用氟康唑使奥美拉唑的AUC0-infinity从491增至3090 ng·h/mL,使t1/2从0.85h延至2.59 h,Cmax从311增至746 ng/mL,推测氟康唑抑制了奥美拉唑代谢而显著升高其血药浓度,该相互作用具有明显的临床意义,提示临床应该避免合用。

作用机制:推测氟康唑抑制了奥美拉唑代谢而显著升高其血药浓度。

证据级别:R

13:奥美拉唑与甲氨蝶呤

临床建议:临床应该避免合用(A)。

临床证据:Beorlegui 等报道了1例11岁男孩,合用奥美拉唑(20mg bid)和大剂量甲氨喋呤(15 g)导致甲氨喋呤清除过程延长。

患者治疗期间和随访时血清肌酐和肝功检查正常,唯一值得怀疑的药物是奥美拉唑。24h后停用奥美拉唑,此后患者每月接受1次大剂量甲氨喋呤15g连续5个月,不再合用奥美拉唑,从此甲氨喋呤的消除过程恢复正常。分析认为, H+/K+-ATPase分泌H+到肾小管而重吸收K+,而甲氨喋呤经远端小管主动分泌排泄需要H+/K+-ATPase这个泵,因为甲氨喋呤和H+同步泵出的。奥美拉唑能抑制肾小管H+的排泄,从而阻断了甲氨喋呤的主动分泌过程,可能导致中毒。

Bauters等报道了1例成年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患者,因合用甲氨喋呤和奥美拉唑而出现严重的黏膜炎。临床在预防甲氨喋呤引起的细胞毒性时,经常合用奥美拉唑用于急诊的处置过程,这一不良药物相互作用应该引起重视,临床应该避免合用。

作用机制:甲氨喋呤经远端小管主动分泌排泄需要H+/K+-ATPase泵,因为甲氨喋呤和H+同步泵出的,奥美拉唑能抑制肾小管H+的排泄,从而阻断了甲氨喋呤的主动分泌过程。

证据级别:2C

考试提醒
今年考试时间:5月6日-8日

报名时间预计2017年1月下旬

准考证打印考前半个月

考试时间考试3个月前公布

成绩查询于7月17日开始查询

证书领一般在考后3-4个月

证书注册合格证书领取后

星题库
基础护理知识和技能(一)
基础护理知识和技能(二)
相关推荐







在线咨询

医师 咨询

药师 咨询

护理 咨询

主治 咨询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
400-966-2080





星恒教育订阅号

星恒教育服务号

TOP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